法制经济

法制经济

晋城银行大股东多次成被执行人,新晋股东空壳关联公司授信6亿元

3368
发表时间:2020-05-07 10:18作者:世界晋商圈来源:今日头条网址:https://www.toutiao.com/i6823757098950590983

00d07f25b44d43c0a10bede4c471f495.jpg

大股东中融新大多次成为“被执行人”、“失信被执行人”,新晋股东上海漫道空壳关联公司获授信6亿元,晋城银行“不简单”。

五一前夕(4月30日),晋城银行官网公布《晋城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度报告》。

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晋城银行母公司资产总额860.92亿元,负债总额795.64亿元,股东权益65.28亿元。实现营业收入30.94亿元,利润7.91亿元,净利润5.86亿元。发放贷款和垫款399.05亿元,最大单一客户贷款占资本净额比例为8.02%,不良贷款率2.1%,拨备覆盖率160.12%,资本充足率13.73%,一级资本充足率11.0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1.07%。

截至2019年12月31日,第一大股东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持有晋城银行263108643股,占总股本的9.58%;

第五大股东青岛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持有120098581股,占总股本的4.37%;

第六大股东上海漫道投资有限公司持有112717381股,占总股本的4.11%。

前十大股东合计持有1326508695股,占总股本的48.31%。


晋城银行大股东多次成被执行人,新晋股东空壳关联公司授信6亿元


大股东多次成为“被执行人”


年报披露,晋城银行第一大股东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和第五大股东青岛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为一致行动人,二者所持晋城银行全部股份计383,207,224股已于2016年12月26日质押给广东粤财信托,占晋城银行总股本的13.96%。

此外企查查APP显示,2016年7月19日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将所持有的山东物流集团有限公司250000万元股权质押给晋城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贷款金额不详。

此前不久,上海清算所公告: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未足额偿付利息及回售部分本金,该期债券正式违约。

中融新大旗下多只债券曾出现大幅度下跌。2019年12月5日,“17中融新大MTN001”再次闪崩,跌幅一度达到80.21%,随后牵扯出其15亿元规模的“18新大03”是否按规定回售的问题。

受此影响,2019年6月25日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将中融新大主体评级由AAA调整为AA+;2019年9月,标准普尔将中融新大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以及公司担保的高级无抵押美债从“B”下调至“CCC+”,2个月后,降至CCC-,列入高违约风险评级观察。按标普准则,CCC-属于“破产且恢复希望渺茫”。


多米诺骨牌显现。2019年7月15日至2020年3月23日,中融新大先后15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标的共9.28亿元;实际控制人王清涛分别在2019年7月和2020年3月两次被下发限制高消费令。


晋城银行大股东多次成被执行人,新晋股东空壳关联公司授信6亿元


 ▲截自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中融新大成立于2003年,以能源化工、金融投资、物流清洁能源、矿产资源开发四大业务为主,下设山东焦化集团、山东物流集团等多家权属公司,现有员工1.2万余人,为山东省民营企业第8位。

截止2019年9月末,晋城银行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及排位发生变更(如下图)。第一大股东中融新大集团持股比例由2018年末的9.81%减少到2019年9月末的9.58%。

晋城银行大股东多次成被执行人,新晋股东空壳关联公司授信6亿元

▲(左图为2019年9月末前十大股东,右图为2018年末前十大股东)

此外,2018年末的第四大股东润恒物流18次成为“被执行人”,6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且在2019年三季度末已退出股东序列;2018年末的第五大股东湖北宝迪2次成为“被执行人”,现已退至第十大股东;2018年末的第六大股东永泰能源(1.270, 0.01, 0.79%)1次成为“被执行人”,现退至第七大股东。  

《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2018年第1号)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商业银行主要股东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得存在“被列为相关部门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同时第十九条要求:商业银行主要股东应当根据监管规定书面承诺在必要时向商业银行补充资本,并通过商业银行每年向银监会或其派出机构报告资本补充能力。  

晋城银行主要股东在成为“被执行人”、“失信被执行人”且未能履约的情况下,能否按照监管要求在必要时向该行补充资本,有待进一步观察。

“卖牛奶的”仁利商贸授信5.5亿元

长治市仁利商贸有限公司在晋城银行授信55000万元。

长治市仁利商贸有限公司主营煤矿设备、五金交电、电线电缆、 通讯器材、办公设备、百货、电子产品等,注册资本8000万元,法定代表人牛慧敏,控股股东王振,实际控制人为崔华波担任晋城银行股东监事。

仁利商贸2019年末贷款余额3亿元;2018年末贷款余额3.89亿元,银行承兑汇票敞口余额1100万元;2017年末贷款余额 2.48亿元,为长治市雅乐通讯设备有限公司贷款523.7万元提供担保。自2017年起,长治市仁利商贸有限公司在晋城银行获得的授信一直为55000万元。

网络搜索“长治市仁利商贸有限公司”,仅显示其是一家豆奶、太子奶、光明奶、饼干等产品的经销批发的私营有限责任公司,未发现仁利商贸有投标中标等关于经营的更多资料,明显与所获授信及巨额贷款相悖。

试问,晋城银行贷前贷中贷后三查能严格执行吗?仁利商贸注册地址为长治市英雄南路117号,该地址还注册有仁利商贸控股股东王振持股70%的长治市金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新晋大股东空壳子公司“爆力”获贷


上海漫道投资有限公司于2019年新晋为晋城银行大股东。

2019年12月30日,第四届董事会第36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深圳前海广义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用信业务 (重大关联交易)的议案。深圳前海广义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在晋城银行授信60000万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在晋城银行贷款余额为25000万元。

而深圳前海广义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为上海漫道投资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6年3月17日,该公司2016-2019企业年报均显示,该公司实缴资本为0元,社保缴纳人数为0。

就是这样一家空壳公司,却有着超乎寻常的能量。请问晋城银行,前海广义商业保理公司在贵行的25000万元贷款,发生在2019年12月30日还是31日呢?

这笔放贷业务完美呈现了贵行的高效服务。

除了晋城银行,上海漫道投资有限公司还对外投资了上海漫道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漫道金服)、扬州国信嘉利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信嘉利)等。

2017年5月26日,漫道金服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拟募资8.84亿元,2018年11月1日,漫道金服被中止审查,2019年5月漫道金服重新提出IPO申请,尚无最新进展。

漫道金服全资子公司宝付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主要产品为代收、代付类产品,互金商户曾是收入最大来源,时至今日与宝付合作的互金平台多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

以“宝付”为关键词在聚投诉搜索可查询到8000多条投诉帖,主要涉及为高利贷提供支付通道、捆绑销售保险自动扣款、盗刷用户资金、无故扣款等方面。

漫道金服关联方还有上海新颜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新颜科技),穿透股权来看,漫道投资法人郑炳敏持有新颜科技94.5%的股权。

2019年12月,央视报道的为“套路贷”提供技术、数据服务的大数据公司中就包括上海新颜科技。

一个中融新大,一个上海漫道,晋城银行的大股东都“很有料”。

不良贷款率数据前后不一  

在中国货币网《晋城银行2020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中,晋城银行同时披露了2016年至2019年三季度末,该行不良贷款率的情况,分别为1.86%、2.04%、1.70%、2.14%(如下图),呈起伏状态。


晋城银行大股东多次成被执行人,新晋股东空壳关联公司授信6亿元▲截自中国货币网

而在中国债券信息网,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提供的《晋城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中,晋城银行2016年至2018年不良贷款率则分别为1.69%、1.80%、1.69%(如下图)。这三年数据与该行在中国货币网《晋城银行2020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所披露明显不同。


晋城银行大股东多次成被执行人,新晋股东空壳关联公司授信6亿元

▲截自中国债券信息网《晋城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  

此外晋城银行2018年年度报中,该行不良贷款率显示,母公司指标值为1.79%,合并报表指标值为1.95%(如下图)。


晋城银行大股东多次成被执行人,新晋股东空壳关联公司授信6亿元

▲截自晋城银行官网年报

究竟哪个才真实反映了晋城银行不良贷款比例情况,目前不得而知。  

关于晋城银行不良贷款率数据前后不一的问题,该行相关负责人称“以其官网数据为准”,令人不解的是,中国货币网及中国债券网所披露的数据也为该行所提供上传。

晋城银行前身是晋城市城市信用社,是中国银监会山西监管局于2005年12月27日核准设立的,2011年4月8日更为现名。总行设在山西省晋城市,下设晋城分行、太原分行、朔州分行、运城分行、吕梁分行、忻州分行、晋中分行、长治分行,大同分行等,从业人员2200余人。现任董事长为贾沁林。来源:分支行观察、《投资者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