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经济

法制经济

河南:伊川县立峰驻村记

3758
发表时间:2020-05-28 15:38作者:葛高远来源:法制经济网址:http://www.chinafazhijingjd.com.cn/h-nd-1889.html#_np=2_478

“我认为只有在深入地研究了人以后,才能创造人物,就像要讲一种语言就得先认真学习这种语言一样。既然我还没到能够创造的年龄,那就只好满足于平铺直叙了。

因此,我请读者相信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故事中所有的人物,除女主人公以外,至今尚在人世。”

这是法国著名文学作家、小说家小仲马在其代表作《茶花女》中开头的一段话。

所谓相同的是,我也没有到能够创造人物的年龄,也只能平铺直叙了。不同的是,我所写的这个故事中所有的人物都还健在,他们生活的很幸福。这一切,源于河南省煤田地质局王立峰驻村帮扶伊川县上元村付出的心血和汗水。

“请缨”驻村 百倍信心

2017年年末,省城郑州和全国人民一道在筹备喜迎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庆祝工作。地处于郑东新区商鼎路70号的河南省煤田地质局的干部职工也在上下忙碌着。除了他们行业的正常工作外,全局还承担着伊川县平等乡上元村的驻村帮扶工作。

时下最要紧的考虑到省定贫困县——洛阳市伊川县平等乡上元村驻村第一书记的人选。

恰好在这时,河南省煤田地质局下属河南豫中地质勘察工程公司副总经理、共产党员王立峰向党委递交了请战书。面对这个刚刚三十多岁年轻人的请战,局党委经过慎重考虑,拍板由王立峰担任省煤田地质局驻伊川县平等乡上元村第一书记。

很快,公司党委书记姬玉平给其打电话:“立峰,你写的驻村申请经局党委认真审核。认为你年轻力壮、思路清晰,又是洛阳本地人,是驻村的最佳人选最合适,决定派你到上元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你这一走对公司可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公司可能因此要失去部分业务,但也不要有思想负担,公司会全力支持你,你准备一下,11月1日到省委党校参加3天扶贫知识学习,然后马上入村。”

王立峰接到这个电话后,内心激动万分。他的申请终于批准了,可以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到地方锻炼一下;他坚信来自农村,能再次融入、适应农村生活,真正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这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啊!

2017年11月8日,王立峰清晰的记得这个日子:省煤田地质局陈局长及局政治部的同志们带着他,拉着被褥来到伊川,伊川县委组织部在为他和另外两个其他乡镇的驻村第一书记举行了简单的欢迎仪式,他就和老书记一起来到了伊川县平等乡上元村办理交接,开启了第一书记的驻村生活。

“上任”遭遇 一盆冷水

上元村隶属于伊川县平等乡,位于伊川县城南侧7.5公里、平等乡西侧1公里处,耕地1500余亩。全村共205户858人,建档立卡贫困户61户309人,2017年底58户顺利实现脱贫摘帽,还有3户15人因情况特殊,暂时不能脱贫,贫困发生率1.75%。村里年青人都外出务工了,平时在家的都是40岁以上的妇女、老人还有上学的孩子们。

王立峰到村里后,正好2017年第一书记资金还没有用。他立即召集三委人员开会,开始烧“第一把火”。王立峰踌躇满志地说,“我准备利用第一书记资金建设一座扶贫车间,让全村的老百姓都有个干活的地方,至于说建好后干啥活,咱们是边建设边招商,看看啥合适咱干啥”。

大伙一听,没有一个人说不中。王立峰就按照他的思路,写方案、上报乡里、县里,并专门找到主管扶贫的副县长姬素娟签字,很顺利的把建扶贫车间的事敲定了。接着王立峰又积极向乡里申请绿化树木,利用冬季先把路边的树木都栽上:“先让路边绿起来”。同时,王立峰和村村两委人员说好,大家一起行动起来,动员贫困户一起栽树。

冬天的夜晚黑的比较早,还不到6点天就黑透了。2017年12月8日晚上6点10分,当乡里将一车树苗运送到村里的时候,原本安排好由村委组织卸车,这时后却不见一个人影了?王立峰一个接着一个电话打,书记和村主任都说人员安排好了,但就是不见人过来。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寒冷的广场上,看着那满车的女贞树发呆。

晚上8点20分,王立峰在村委会广场上冻得直哆嗦。这时,四组组长李建学从自家小卖部出来了,见到王立峰就说,“支书打电话了,让来卸车,但没卸车费,人不好找。”一听是因为钱的原因,王立峰二话没说,当即从口袋掏了200块钱交给李建学。

“你赶紧找人,赶快把车卸了,再找个塑料布把树盖一下,不敢把树冻坏了。”

老百姓稀稀拉拉来到了村委会,按照要求进行植树劳动,经过一天的努力,树苗终于栽种完毕。王立峰长长出了一口气。他沿路一棵棵查看树苗栽种质量,结果却发现:一部分树苗一拔可就出来了,栽树的人根本就没有把树苗踩实,应付了事。

王立峰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起来,随即就来到了当天监督栽树的村干部家里,他那边火气没下,第二养驴厂项目工地打来电话,说老百姓不让施工,把铲车拦下了。第二养驴厂,可是经过多方努力才引进来的,总投资3000万元,那可是村里最大的招商项目,出了问题怎么办?

赶到了驴厂建设工地,王立峰发现老百姓都来了,拦着不让干。“昨天不是说好了吗?怎么会出现这问题?李大叔,王大爷?”他拉着刚刚认识一个多月的几个乡亲们的手,结果等待他的是出奇的沉默,没有一个人回答他的问题。

屋漏偏遇连阴雨。就在王立峰筹建驴厂受挫时,他的姐姐打来电话,说80多岁的老母亲在路上跌倒了,股骨头折断急需要做手术,王立峰听到这个消息,感觉是心力交瘁,异常疲惫。项目刚刚落地,老百姓还在拦着,不能回去,但不回去看看,对不起养育自己的母亲。怎么办?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晚上9点,王立峰从村里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程,来到了老家汝阳县医院,当看到母亲在医院床上躺着的时刻,他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王立峰给母亲、姐姐说,“村里正处在脱贫的关键时刻,项目都刚刚落地,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解决、去处理,明天就得回去”。姐姐理解弟弟的处境说,“你安心的去工作,咱妈这有我和你哥呢。”

第二天早上,王立峰悄悄地去预存了住院费后,强忍住眼中的泪,在8点半赶到了村里。这时候,乡亲们还在睡梦中。

两个月后,王立峰的嘴都磨破了,在经过不断的了解、协调、解释无望后,投资方决定撤资,已经建设成的大棚改为野生动物养殖基地,不再进行额外投资,原因就是村委不和。当初那美好的理想,愿望都被农村这无情的现实撕裂的粉碎,将王立峰的美好愿望打入谷底。

平时爱看戏的王立峰顿时感到,自己像极了河南广为流传的豫剧《朝阳沟》里的银环,下乡后陷入“我往哪里去,我往哪里走?”的窘境,自己现在不是和“银环”一样吗?

学习“取经” 思路理清

种树被村民糊弄,建厂泡汤,母亲住院。入村后的一连串挫折让王立峰还没有烧起来的三把火被一下子浇了个“透心凉”。打道回府?那不是让人嗤笑吗?继续干下去,路在何方?王立峰遭遇了参加工作以来的第一次“寒潮”。

夜深人静的时候,王立峰一个人在沉思,如果老百姓的觉悟都像他从省城来的驻村书记一样,那就不是老百姓了。既然自己递了申请,党组织又把驻村扶贫这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交给了自己,那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来拒绝呢?自己初来乍到,在村民的眼里,就是来镀金的,一个年轻小伙子真能扑下身子和他们一起共患难,心贴心的共同奔富路吗?自己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就这样拱手相让让他一个年轻人说干啥就干啥吗?挣钱了都好说,赔了算谁的?多少年来被贫困吓怕了的老百姓是挣得起赔不起啊!

想到了这些,王立峰的心里豁然开朗。眼前一个个性格迥异的群众是那样的朴实、亲切、可敬、可爱。他顿感心潮澎湃,一股股暖流从脚底升起直到全身。伊川县平等乡上元村的冬天不再是那么寒冷了。

外出取经,看看人家外地是怎么做的。走,说走就走。王立峰跟随乡里的考察学习团一起来到了浙江清华大学长三角研究院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考察学习,通过学习,王立峰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有了全新的认识,对农村发展有了新的思路和想法。是不是上元也可以从栽树开始呢?然后再结合实际发展产业、解决留守人员务工、留住青山绿水,让绿水青山成为村庄发展的助推剂,起飞器?

“听说你去浙江学习去了?都学的啥?赶快给我们几个说说”。王立峰学习回来后,村民们围着他叽叽喳喳的问。四组组长李建学,随口就来了句:“王书记,你就不能给咱们村也栽上树,给咱们也办几个厂,让咱们村也绿起来、美起来、富起来?在座的几个老百姓也都打开了话匣子:给我们多办几个工厂,让大伙都有地方干活、能挣到钱,多挣点钱,大家都不穷了。”

听了这些话,王立峰心里压力陡然间增大了很多,瞬间感觉肩上的担子是那么沉重。

支部引领,发展产业

要想让村里发展起来,必须要有一个好支部、好领头才行,支部必须强起来才行,必须想办法把支部建设起来,把不适合的必须清理出去,必须找出一个正派、公道、有活力、能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的才行。但建强支部谈何容易?王立峰将村里的情况如实的向乡里做了汇报,并在走访期间摸排合适的人选。

经过多方努力,2018年3月,上元村党支部换了新书记,开始启动扶贫车间建设工作。“五一”刚过,净化水厂开始投产运营,一部分老百姓进入了水厂开始上班,看着大伙高兴的时刻,王立峰顿时感觉阳光又回来了,希望也升起来了,身体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干劲和冲劲。

   支部强则产业兴。到目前,上元村已形成了养牛、养驴、扶贫车间、手工编织等为主的10个产业,集体经济收入达40余万元,60余人实现了就近务工,上元村的美丽画卷正在形成。

拉纤保媒,琴瑟和谐

“王书记,你来驻村,光顾着上产业,俺村还有好多没说上媳妇的大龄小伙子呢,能不能想想办法把这问题解决了,或者是给说媒的发俩钱,让周边的老乡给村里多介绍几个姑娘”2018年元月的一天,王立峰正在和大伙聊天时,会计王战军来了一句这。

王立峰顿时感到可笑,但很快就发现王战军提的问题很直接,很现实。是啊,村里是脱贫摘帽了,但是村里还有多少光棍汉没有“摘帽”?王立峰对王战军说:让我琢磨琢磨,一定想办法帮大龄青年找“媳妇”。随后,王立峰入村走访,发现村里超过25岁的大龄青年竟然有20多人?王立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有解决了这些人的婚姻问题,才能从根上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不解决,他们才能安心的去打工,才能脱贫致富。

王立峰接着又在周边10个村庄做了一个调研,发现农村超过25岁的大龄青年中没有结婚的人大约占比3%左右,甚至更多。这部分人员中大部分身材很好,没有陋习,生活也不错,但结婚难、彩礼重的问题在目前农村非常突出。也成为个别家庭致贫的因素之一。

怎样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呢?在一次吃饭的时候,王立峰和工作队的几位同事聊天时说:“哪位伙计能给村里的大龄青年介绍个媳妇,我自己拿200元当奖励。”大伙听了都说这个办法不错,不过也有人说这钱太少了,恐怕不会有很大效果。

王立峰说:先宣传宣传,试一试,看看情况再说。3个月过去了、5个月过去了,一点动静也没有出现,连个提亲的人都不见来村。王立峰再次把大伙召集在一起,在对脱贫攻坚工作安排完后,再次议论起大龄青年的婚姻问题,必须的找个突破口,村里已经3年没有一个孩子结婚了,只见姑娘嫁出去,不见姑娘娶进来。最后,我说谁介绍成一个,我拿500元作为奖励。又是3个月一闪而过,村里依然是风平浪静。怎样解决大龄青年的婚姻问题就成了扶贫工作以外,工作队讨论最多的问题。

经过再三考虑,王立峰决定拿出县里给他的驻村补贴1100元,全部捐献出去,1000元作为给“媒婆”的辛苦费,100元,作为新郎结婚时喝喜酒,并印刷了200份征婚启事,在周边村庄的超市、卫生所等人员聚集的地方张贴开来。张贴时王立峰是边贴、便吆喝,生怕周边的人不知道干啥呢。很快,当红娘有奖励的事情传遍了周边的十里八村,“红娘书记”也成了王立峰的又一名号。王立峰清楚的记得,2018年12月18日,村民李会彬来到办公室找到他,“王书记,你今天晚上忙不?”王立峰说,不忙,老乡,你说吧,啥事?李会彬遮遮掩掩不好意思的说:经你牵线搭桥,我儿子找到对象了,明天结婚,晚上想请你到我家里坐坐,喝杯酒。王立峰一听,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当即答应。当晚王立峰喝多了,怎么回的村委会都不知道,至于为啥喝多?王立峰心里清楚:设立“红娘奖”见效了。

两年来,王立峰已成功促成5对新人喜结连理。看着新人们高兴的时刻,幸福的生活,王立峰的心里比吃了蜂蜜还高兴。他保证只要住一天村,这个奖励就会一直兑现下去,祝愿村里的小伙都能找到心仪的姑娘,找到自己的真爱,获得自己的幸福!

美丽乡村,指日可待

2019年8月份,距离王立峰任职结束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看着平坦的入村道路,排列整齐的活动器材,充满正能量的文化宣传,他又陷入了沉思:怎么才能让上元村真正实现美丽乡村建设标准,到底发展什么才能给上元村的乡亲们留下永久的财富?王立峰辗转反侧,结合平等乡紫金山苗圃种植基地和天然石龙的实际情况,决定引进果林采摘综合体项目,打造以采摘、游玩为一体的旅游乡村,明星小村。王立峰请来林业、农业专家,对上元村的土质进行全方位检测、分析,并不断和乡里沟通,协调,通过两个多月的不懈努力,经过层层筛选,顺利引进矮化富硒樱桃田园综合体项目,并于10月份开工建设,这次不仅有集中樱桃园,还确保每家每户门口都种上樱桃树,一定要让上元村的每一名群众将来都能吃上甜甜的樱桃。想到这美好的一切,王立峰自己都多次在睡梦中笑醒。

年底,一辆又一辆货车开进了上元村,这是王立峰当货郎拉来的客户。他利用省局工会的福利经费来收购上元村周边群众的土特产来了。村民们辛苦一年的劳动成果,在家门口就换成了红红的票子,花生、芝麻、玉米糁、粉条、小磨油等装上车的时候,群众的脸上笑开了花,高兴的嘴都合不上了,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已经实现了。

王立峰(中)在验收村民们的花生

“省煤田地质局收购俺村土特产,俺村人在家门口就能卖个好价钱,遇上这样的帮扶单位,俺村人的腰包越来越鼓了,这日子咋会不美来?”2020年元月的一天,我们在上元村见到了63岁的脱贫户亓其团,他掰着手指算着当天的收入:卖粉条320斤,玉米糁291斤,芝麻139斤,小米728斤,总共卖了7477元。

王立峰在一旁纠正说,“老亓没说全,前天我还帮他在洛阳一个小区卖了100斤粉条,还有800元收入他没有算上。”谁知,王立峰的“补充”,马上引起亓老汉的“反对”:“王书记,人家问我今天的收入,你说的是前天的。”两人的一说一答,引起在场的群众哈哈大笑。

两年来,经王立峰第一书记这个“货郎”搭桥,省煤田地质局共从上元村收购农副产品55万元。

第一书记,拜年“防疫”

2020年1月24日早上八点,农历的大年三十。因为防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武汉“封城”的第二天。伊川县平等乡上元村的乡亲们有的已经起床,有的还沉浸在睡梦中。一个身着黑色羽绒服,带着一个蓝色口罩的中年人正在敲几户脱贫户的大门。早起的村民们眼尖,一下子认出来了:“这不是咱村的第一书记吗?昨天他不是放假回城了,怎么今天又回来了?”

敲门人叫王立峰,省煤田地质局下派到伊川县平等乡上元村的扶贫第一书记。

七十多岁的金天立大爷应声打开家门,颇感意外。“王书记,你,你不是放假回城了,怎么今天又回来了?”

王立峰笑笑说,“金大爷,我是回去了,今天是专程来给您和大娘拜年的,这是我给您二老的红包,一点心意,请您收下。”

金大爷不知如何是好,连忙拒绝。王立峰执意要送。金大爷老两口只好收下。但是,金大爷有一个要求,一定要王书记在家里吃饭。

王立峰拒绝了。“金大爷,今年有疫情,您和大娘一定要注意,待在家里千万不要出去走动啊。我再到西头王战钦家去看看。”

村西头王战钦家,上大专的女儿和上高中放假在家的儿子正在家里贴对联,王战钦和媳妇儿张苏风正在厨房里包饺子。饺子馅有猪肉大葱和鸡蛋韭菜两种。王立峰用消毒液洗过手后,帮王战钦两口一起包起饺子来。

“你们一家四口人,咋还盘了两种饺子馅?”张苏风快人快语的说,“俺老公不吃肉饺子,就弄了两种馅。”

因王战钦有病致贫,这几年,一家人在张苏风里里外外的操持下,通过企业帮扶、合作社帮扶和从事公益性岗位创收,于2017年脱贫。

“现在的日子是越来越好了,脱贫后老公的病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孩子们也都大了,毕业后就能外出挣钱了,对过上小康生活,俺是充满了信心。”

张苏风实话实说,并从口袋了掏出了崭新的两千多元,“这是我刚发的工资”。

中午,王战钦一家四口人在客厅里吃着饺子,丈夫给妻子碗了夹几个饺子,儿子在女儿的料碟里沾沾醋和小磨油,一家人其乐融融。

饭后,张苏风邀请王立峰看看她家的年货。紧挨着厨房的一间屋里,地上摆满了盆盆罐罐,里面盛满了刚炸的油货、新蒸的馒头、豆腐干、芹菜、大米、鲤鱼,墙角还靠着一袋白面、一袋苹果、一箱蜜桔。在一个脱贫户家里,应该是很丰盛了。

“现在,你们一家的首要任务就是在家里,不出门,别乱走动。过完年,等疫情过后,我再安排你到村服装厂上班,每月两千五百多元,离家近,不耽误照顾家里。”王立峰向张苏风“承诺。”

“不用那么多,王书记,两千元都行。”张苏风很实在地说。

“怎么,你怕钱多了咬住手啊?”王立峰和张苏风开玩笑。

“不是那意思,这几年政策好,俺家能脱贫过上好日子,俺真心感谢党,感谢煤田地质局帮扶的好,要是贪心不足,那俺良心上就过意不去了,钱多了,俺咋会不高兴呢?”

张苏风的话引起在场的人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从农家小院子里传出,穿过淡淡的薄雾,透过除夕的寒意,在上元村的上空飘荡,这笑声,既有脱贫户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有发自内心的对党的领导的肯定和赞美。

抗击疫情,复工复产

“王书记,今年受这疫情影响,一下子没了订单,这可咋办呀?”

2020年,谁能料到全国人民将在抗击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度过?2月初,王立峰就接到了村扶贫车间的求救电话。

“别着急,我马上给你们想办法。”王立峰答应着挂了电话。订单从哪里来?他心里也没有底。

“王书记,休息了没,能不能帮我们开两张健康证明,我们厂里复工了。”夜里,王立峰接到村民李义轩、董向丽夫妻二人的求助电话,立刻从床上起来,联系有关部门,尽快为他们办理了健康证明,让村民们早一天复工,早一天拿到工资。

2020年2月28日,是伊川县平等乡上元村和谐工装厂所有人兴奋的日子。等待、协调、敲定,终于复工了,王立峰联系的5000套的订单敲定,给车间老板牛文峰吃了颗“定心丸。”

梁铁伟是上元村黑驴养殖大户。因为疫情管控,饲料供应不上,每天晚上都能听到驴儿饿急了的嚎叫声,这可急坏了老梁。王立峰找到乡里为他办理绿色通行证,并和他一起积极联系县、乡及周边饲料买卖基地,解决了毛驴的“伙食”问题;

疫情期间,王立峰帮助养驴大户解决饲料问题


村里的平菇种植大户金会轩,找到王立峰说“王书记,你可要帮帮我,到处都在封村,我也出不去,大棚里的蘑菇已经堆成了小山,就是销售不出去,愁死我了”。

是啊,这疫情影响,买的人少,他再出不去,这成熟的平菇烂到棚里,这一年可就白忙乎了。王立峰没有多想,一边去给他跑手续,办理绿色通行证;一边宣传、动员本村及邻村的乡亲们都来他这儿就近采购。现在,这会轩也是逢人便说,“有事儿,还得找王书记,他真能给咱解决。”

脱贫户金会轩在王立峰帮助下解决平菇销售渠道


王立峰经常和跟他搭班的工作队员们说:“2020年是脱贫攻坚冲刺年,行百里者半九十,任务依然十分繁重。越是接近目标,越是需要奋勇向前。我们要让乡亲们都知道,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疫退春回,夏日的上元村到处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画面:看着一天天建成的古树广场、农具馆、村史馆、古渡槽和建设中的矮化樱桃种植基地,漫步在平坦宽敞的入村大道,闻着一路樱花的芬芳,抬头望见,蜂儿前来玩耍嬉戏,采蜜传粉;远处的麦田里,麦浪滚滚,像是在弹奏着一曲曲脱贫摘帽、乡村振兴的新歌。

驻村工作一如既往,美丽故事仍在继续,上元已是王立峰的家,“只要我还在这里一天,就要让这里天天都会新的变化。”

王立峰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