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经济

法制经济

逃离网购节的年轻人

5824
发表时间:2020-12-18 09:22作者:郑超   孟伟来源:法治周末

跟往年的“双十一”一样,“觉得很多东西都需要买,然后又纠结到底要不要买”,豆豆铁说:“那种感觉让人迷茫”

“双十二”购物节前夕,豆豆铁(网名)没有想到:自己在网络平台上创建的“不要买”小组,在短短两个月里,吸引了近10万人加入。

“不要买”小组的全称是“不要买 | 消费主义逆行者”。豆豆铁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之所以创建这个小组,起因是她发现自己又一次陷入到各类直播带货的“狂轰乱炸”中。

跟往年的“双十一”一样,“觉得很多东西都需要买,然后又纠结到底要不要买”,豆豆铁说:“那种感觉让人迷茫。”

豆豆铁把“不要买”小组定义为一个网购经验、教训的分享平台。而在小组成员的一问一答之间,一个不为购物节所动的群体已然浮现。

“本人大四学生。最近看见几件护肤品价格很好,寻思要不要囤货?”小组里,有人这样问。

“够用就好,用完再买。别拿自己家当商家仓库,别为便宜了一点儿钱而提前给商家贡献现金流。”在上述提问下,这条回复获得了662个赞。

“我们不要买”

火爆的“双十一”刚过,下一个购物节“双十二”又即将到来。据报道,仅天猫平台,今年“双十一”总成交额就达4982亿元。

与网购盛宴的热烈气氛不同,“不要买”小组讨论的帖子多以“不要买”或“咨询”开头。比如,“不要买:伪精致真的坑了我”“不要买明星同款”“咨询,要不要买这双板鞋”等。

豆豆铁并不支持“什么都不买”,只是希望每个人下单购物前,先结合自己的真实需求来判断买不买,做到不盲目、不跟风。

“衣服多到自己都觉得难受了,这个月开始挑战100天不买衣服”“其实你会发现,不买也不会影响正常生活”……在众多小组成员的留言中,许多人写下了他们对于网购的反思,更有人在“双十二”之前,早早地发布了“不要买”物品清单。

“不要买“小组并不孤单。长期以来,社交平台上一直存在反对盲目消费的声音。

在杨小璐(化名)建立的“极简+断舍离”微信群(以下简称断舍离群)中,每天都有网友自发打卡,记录自己当日开销。

“12月4日消费接龙,广州夜夜:午饭7元,咖啡9元,话费15元,电影票36元;Bryce:早餐5元,午餐16元,晚餐22元,交通30元,共73元…”

打卡的目的是让大家“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消费”“知道自己的钱花了多少,花在哪了,该不该花”, 杨小璐如是说。

杨小璐是在偶然了解到“断舍离(即断绝不需要的东西,舍弃多余的废物,脱离对物品的迷恋,出自日本作家山下英子所著的《断舍离》一书)”的理念后“瞬间清醒”、不再盲目买东西的。

她建的断舍离群吸引了不少持有相同观点的年轻人加入。这个创建于9月的微信群,如今已有超过300名成员。法治周末记者看到,不时有人把自己不再需要的东西拍照发到群里,希望以赠送的方式转给别人,以达到“物尽其用”。

对于即将到来的“双十二”购物节,杨小璐已经做好准备:自己不会熬夜网购,也会劝群里的成员“不要买”。

网购正在变得“辛苦”

豆豆铁对直播间购物体会颇深:“在直播间购物特别容易冲动,当主播开始倒计时,马上推送商品链接,眼看着商品就要被抢购一空的时候,很难抵抗住下手的冲动。而当你跳出直播间给你营造的那个氛围,就会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想买那些东西。”

豆豆铁曾在直播间内购买过零食。“商品折扣力度大的背后往往是大量购买。”她回忆,“当时的活动是买二送二。下单后,当四箱零食寄过来,我发现自己最多只能消耗掉一箱,剩下的3箱零食变成了压力,我还要考虑怎么把它们解决掉。”

在一些网友看来,年轻人的消费观的形成与科技的飞速进步不无关系。

“现在是人工智能、大数据时代,很多娱乐平台跟电商合作,分析你的购买喜好,直接把你在电商平台加进购物车的商品推送到你的各个娱乐APP里。”名为“润叔”的知乎网友据此感叹:“不得不心疼一下这届年轻人……”

辽宁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白玫佳黛认为,当下正处于广告过剩,人们的注意力也被各种推销信息和碎片信息牵扯的时代。同时,广告中也充斥着各种品牌故事和价值观,想要辨别哪些是适合自己的商品,变得更加困难了。

“以前逛街很辛苦,但现在去购物网站找想买的东西,也不像最开始的时候来得简单。而看直播也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人们聚集于头部主播的直播,就是因为这样可以比较集中地获取到减价信息。”白玫佳黛说。

减少网购的现实考量

“90后”自由撰稿人阿喵(网名)是支持“断舍离”、反对盲目消费的年轻人之一。而就在几年前,阿喵也曾深受网购的困扰。

“被物欲控制最厉害的时候是上大学期间,经常满满一柜子都是新衣服。我每天把大量时间花在穿衣搭配上面。”阿喵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那时候因为有对恋爱的憧憬,觉得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才会有男生喜欢自己,于是买了很多衣服和化妆品。”

和豆豆铁相似,阿喵也认为,戒断购物瘾的一个关键前提并非彻底不买,而是应该避免被营销广告牵着走,在需要的时候才购物。

为了告别盲目消费,阿喵经历了纠结而漫长的网购“戒断期”,她在豆瓣写到:首先是把多余的衣服、化妆品都扔了,买了几个大蛇皮袋,把不需要的一股脑儿扔进去。然后设置物品的“准入门槛”,买之前接二连三地自问:我需要它吗?它品质达标吗?放在家里真的不会“吃灰”吗?“败了(买下)”它我下个月会“吃土”吗?

据阿喵观察,并非所有人都是主动进入“不买”状态的,购买力下降可能是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周围很多人明显感觉到收入下滑了,他们被动地变成了减少消费的状态,但其实还是很喜欢网购的”。

白玫佳黛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也提出,后疫情时代,人们继续奉行消费主义的现象,显然是不可持续的。社会不仅应该关注部分年轻人开始反对盲目消费的现象,还应该关注他们之所以这样做的现实考量以及深层次的思考。从环保角度来说,一个人也并不需要占有太多的商品。

阿喵注意到,很多煽动消费的“渗透”都和年轻女性的容貌焦虑挂钩。比如,一些整容广告会宣扬,女生做了“微笑唇”,男朋友会更想亲吻你。

此类文案非常能煽动年轻女性的焦虑感,阿喵说,很多女生就在这种情况下去做整形,有人甚至在一些医美机构的劝说下贷款做整形。

还有些广告貌似“三观很正”,比如,告诉你要做独立女性,要有自己的审美意识,但是它的本质还是在兜售东西。如果读者相信了这类文案,头脑一热就去下单,本质上还是盲目消费,阿喵补充道。

“有时刷到一些名人写的文章,读到最后才发现是一篇软文。”如此“伪装”让阿喵感叹:还不如直接来点“硬广”,让我们好好筛选自己需要的东西。

“每天都有铺天盖地的广告向我们袭来,这些广告深深地影响了我们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他们不会直截了当的让你‘买买买’,而是会用各种概念包装自己的物品:比如,用某品牌的香水会让你在朋友面前高人一等,如果不穿某品牌的服装就会在朋友圈显得特别土。”“润叔”也在文章中警醒年轻人:“资本真的是太聪明了,他们向你灌输消费观,包装自己的产品,还借钱给你消费。”

那些回归理性的消费者

“我从来不追‘双十一’‘双十二’”,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社会学院副教授党生翠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党生翠认为,部分年轻人自发提倡理性消费,对“双十一”“双十二”购物狂欢节说“不要买”,既是年轻人根据自身经济实力所作的理性选择,也是告别以消费主义为特征的网络亚文化的自主行为。

她表示,资本的逐利本性自古有之,只不过网络时代更具有互动性和交互性,营销手法更加令人眼花缭乱而已。“血拼”后是否会陷于消费主义,是个人的自制力决定的。

党生翠还指出,如今网络营销的渗透性确实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高。网红带货加快了商品流通,但并没有实质上提升生产率。而年轻人看广告就会被“种草”,是线性思维的体现。

“尽管也有相关研究证明广告的劝服力会提高购买力,但与购买力相比,更重要的显然是提高年轻人的价值观和审美能力。物质条件并非生活品质的唯一证明。”她解释道。

“在党生翠看来,一些年轻人不被购物潮流裹挟,并不意味着他们反对消费,只是证明了这些消费者更加理性。政府鼓励消费也是在理性消费的前提之下,同时,在物质消费之外,文化消费、精神消费也是国家所鼓励的。”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