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经济

法制经济

“低价游”缘何屡禁不止?

5626
发表时间:2020-12-25 14:05作者:杨代媛 孟 伟来源:法治周末

低价游饱受诟病。早在2012年,央视就曾曝光过低价游云南背后的黑幕——以低价诱导游客报名,随后带游客进行各类购物,以此赚取高额利润。

但在8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可以看到“800元游香港”“99元买烧鸡送旅游”等低价团频频出现。

而面对屡禁不止的低价游,正规旅行社很无奈,监管部门也有苦衷。

“一日游”变诈骗

近日,上海警方侦破一起以“上海一日游”为名的集团化诈骗案。诈骗团伙宣称一两百元就能玩上海十几个景点,而且包车接送。一旦有人上钩,他们就忽悠游客购物,过程中还安插假“富二代”骗取游客的信任。

仅9月10日至10月8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该案涉案金额就达1000余万元,涉及被害人2000余人。

业内人士称,不只在上海,这种“看上去是‘馅饼’,实际上是陷阱”的低价游,在许多旅游城市都存在。

网红主播高火火在直播间推广的“云南6天5晚双人豪华游”旅游卡,售价仅为299元。还宣称,“下机都是奔驰车接”“一定是纯玩团,没有强制消费”。

然而,短视频用户“宾正”参团后却发现,接送游客的是面包车,旅游途中包含7次购物。

12月17日凌晨,高火火在他直播的短视频平台发布视频,就直播间推广的旅游卡与实际不符进行道歉,并承诺赔付。

而在高火火带货低价游翻车之前,一位著名带货网红也曾因带货799元云南纯玩游遭到网友的质疑。

正规旅行社很无奈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旅行社行业有三类公司:批发商、地接社和组团社。

批发商负责设计线路,批量订购航班、酒店等资源,核心价值就是价格低;组团社将产品销售给客户,大小不限,核心价值就是有客户资源;地接社一般都是旅行目的地实际承担执行的公司。很多时候批发商和地接社是重合的,也叫作供应商。人们常说的旅行社一般指“组团社”。

业内人士称,正规旅行社的团在当地旅游局都有备案,因为旅游法明文规定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价组织旅游活动,所以,如果旅行社办低价团,是根本无法通过旅游局系统的。而目前市面上仍然能看到的低价游,大多是打着“赞助”的名义,和当地不正规的旅行社合作,通过卖保健品或其他商品盈利。

“目前监管部门的监管力度大,正规旅行社不敢组织游客低价游,一旦查到,最低罚款10万元起步,没有哪家正规公司敢冒这个险。”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法治周末记者说,实际上正规旅行社对于低价游十分无奈,有些游客上来就指名要报低价团,一旦提醒他低价游的风险,有些游客却反而嫌弃旅行社“有生意都不做”。

李璐在2012年曾到云南丽江自助游,为了图方便,她和朋友报名参加了一个当地的“拉市海一日游”旅行团。

当时销售告诉她,每个人129元,能够享受拉市海划船、骑马重走茶马古道等旅游项目,旅游大巴来回接送,还包一顿8个菜的午饭。

“图省心”的李璐和朋友们报名参加了这个一日游,却在随后发现所谓的8个菜的午饭是7个蔬菜加一个肉煮在一起的火锅;重走的“茶马古道”不过是山间一条泥泞的小路;而约好的拉市海划船也因商家以“下雨不好玩”的理由让他们“别去了”。

业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如果没有强买强卖,这样的情况对于消费者来说或许“还能接受”,但一些以诱导游客消费为主的低价游,则需要全团买够接团成本才放游客出门。“如果买不够,很可能就让游客一直待在卖场里,这种情况下很多游客只能认栽。”

监管部门有苦衷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评论员刘思敏此前在接受采访谈及低价游屡禁不绝的原因时,提出最根本的就是消费者的消费心理,一味贪图低价。另一个原因是旅行社的竞争非常激烈,为了生存不得不如此。

北京市京师(郑州)律师事务所刘兆庆律师则认为,目前,旅游市场的法治化建设、行业监管、市场秩序规范尚不健全,部分旅行社诚信经营意识不强。

而实践中,监管部门也有苦衷。业内人士透露,有时旅客拿着低价游宣传单找到监管部门举报,执法部门根据线索去查,却根本找不到他们的办公室。宣传单上只有一个赞助商名称和一个报名电话,很多时候监管部门也无从下手。

“商家很狡猾,打着赞助商的名义,邀请一些老年人参与其中,告诉他们只要每天来‘听课’就可以享受百来元甚至几十元的旅游机会。这样的情况一旦监管部门去查,他们也会以自己并不是组织旅游,而是组织会员开会来逃避责任。”云南一家旅游公司的员工艾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监管部门有时候显得无从下手,是因为商家这一系列程序并没有明显违规,如果涉及到销售保健品等情况,旅游局也无权监管。

刘兆庆认为,低价游已经形成了灰色利益链条,执法人员处罚的往往是旅行社,实际上旅行社只是中间服务商,低价游根源还是在购物店。只有加大对低价游合作购物店的处罚和打击力度,才能够治标又治本。